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tokentop

赵长鹏:我为什么起诉红杉

Binance/币安 发表于 2019-5-24 15:58:49 | |阅读模式
Binance/币安 | 新手上路 | 发表于 2019-5-24 15: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inance/币安 于 2019-5-24 16:02 编辑

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将红杉资本告上法庭,称该风投公司在2017年对他提起的一项禁令不公平地利用了中国法律的一个“漏洞”,对他的声誉造成了不适当的损害。


昨日,赵长鹏在推特表示:
“我赢了,但这个案子带来的影响很大。那是市场的一个关键时期,当时其他风投和投资者对币安都很兴趣。”


红杉资本中国子公司SCC Venture VI曾在2017年起诉赵长鹏,称他违反了“独家”协议,在币安A轮融资中从另一家公司IDG Capital寻求投资。红杉资本单方面获得了针对币安融资为期3个月的禁令——该禁令是单方面获得的,没有给币安机会为自己辩护或公开披露自己的回应。赵长鹏认为,这对处于关键成长期的币安造成了伤害。

这一单方面禁令后来被法院认定为“滥用程序”,随后被驳回。法院要求红杉资本在支付自己的240万美元诉讼费的同时,还要承担赵长鹏779043美元的诉讼费。

现在赵长鹏将红杉资本告上法庭,并要求获得一笔赔偿金。他在推特上写道:
“即使在胜诉之后,我也不能公开结果,但我被起诉的这件事却被立即公开。这是法律体系中的一个漏洞。我必须反诉才能公布结果。”

赵长鹏认为,这起案件反映了一种恃强凌弱的模式,这种模式是由公司法中存在的漏洞造成的。
“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他们无法预付77.9万美元打官司;无法在诉讼悬而未决的情况下,为他们的初创公司争取额外的资金,即使是一个明显没有合理依据、原告肯定会输的官司。”
“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官司也会让人分心。许多初创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向风投公司(一家非常知名的风投公司)的不公平条款或做法让步。”


针对本次案件的首次听证会将于6月25日在香港举行。目前红杉资尚未作出任何回应。



以下为赵长鹏昨日在推特上发表的有关本次诉讼的内容:

这里要提几点。你们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我与红杉资本抗争的最终结果,但现在公开了。总之,仲裁庭驳回了红杉资本的所有指控。
我赢了,但这个案子破坏力太强。首先,红杉资本对我发出了禁令,阻止我在2017年底为币安融资,当时是市场的关键时刻,其他风投和投资者都对币安很有兴趣。

禁令和红杉资本对我的严重指控被公之于众,但由于仲裁是保密的,我无法公开为自己辩护。

香港法院后来认定,红杉资本获取禁令的行为是滥用程序。去年年底,仲裁庭最终裁定红杉资本的所有主张都是毫无根据的。

红杉资本(中国)为此支付了240万美元的诉讼费,但最终败诉。我不得不预付779043美元作为我这一年多的法律费用,最终红杉支付了这笔费用,因为他们输了,但我还是需要提前支付这笔费用。

这场官司说明了几点。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他们无法预付77.9万美元打官司;无法在诉讼悬而未决的情况下,为他们的初创公司争取额外的资金,即使是一个明显没有合理依据、原告肯定会输的官司。

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官司也会让人分心。许多初创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向风投公司(一家非常知名的风投公司)的不公平条款或做法让步。
即便胜诉,我也不能公开结果,但我被起诉的事实却被立即公开。这是法律体系中的漏洞。为了公开结果,我不得不再次与红杉资本对簿公堂。

对于风投来说,这种策略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效的。这是他们合法获得的一种工具。这是我们法律体系的弱点,也是风投的不专业行为。风投应该帮助创业者。我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例子。

我们不应该只是防守。我们需要为我们的事业而战。
最后,对于今天的创业者来说,幸运的是,现在还有其他选择。欢迎来到以区块链为基础的募资世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