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tokentop

别人恐惧我贪婪

日赚一币 发表于 2020-3-29 13:45:05 | |阅读模式
日赚一币 | 新手上路 | 发表于 2020-3-29 13: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下观点来自 矿工召北
一、借钱容易还钱难
债务是经济活动的基础,银行放贷生息,企业借贷生产,居民借贷消费,其乐融融。但是大家应该都有一个体会,那就是借钱容易,还钱难。借贷的过程是钱变物,钱变物是企业经营的起点,购买原材料、厂房、设备等等,把货币资产变成实物资产。还钱的过程是物变钱,如果东西卖不出去,物变不了钱,企业就要倒闭,银行的贷款就要成为坏账。马克思在《资本论》里面有一句论断:“商品到货币是一次惊险的跳跃。如果掉下去,那么摔碎的不仅是商品,还有商品所有者。”钱变物很容易,物变钱很难,所以借钱容易,还钱难。
在经济的上行周期,借钱容易,还钱不是那么难,各部门都倾向于加杠杆,最终导致生产过剩,超过需求,那就降价也卖不出去,钱变物就会出问题,债务就会违约,经济就会开始下行,这也是一个去杠杆和去过剩产能,这是教科书上经济周期的主要形式。
这样古典的经济周期,在凯恩斯主义出现以后,由于主动调控的存在,基本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我们观察下面这张图,IIF研究的全球债务和GDP之间的比例,虽然总体是上涨的,但是2019年和2016年也差不了太多,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平稳可控。这里面有美联储在2016-2018年主动缩表的功劳,也有中国从2015年开始“去杠杆、去产能”的功劳。事实上整个债务体系的风险并不是那么高,宏观的工具也还有很多可用,债务体系不出问题,整个金融体系就不会出现系统性的风险,这是一个总体判断。
二、新冠肺炎带来的流动性冲击
既然整个金融体系问题不是那么大,为什么这一次大家感受到的冲击是如此的强劲,这里主要是流动性的问题。新冠肺炎从外部给实体经济带来了冲击,大家都不能出门,馆子也不下了,车也不开了,工作也暂停了,这样的压力又会通过供应链上下游迅速进行传导,一句话归纳,外部的冲击让商品到货币的这次惊险的跳跃中断了,总需求降低,物变钱就会出问题。
但是债务是刚性的,甚至是带了杠杆的,借了钱,到期了是一定要还的。一般情况下,企业本身虽然没有钱,但是有资产,可以借新还旧,但是受到疫情的冲击,市场上的风险偏好变成了厌恶,这还不是利息可以调节的,因为这个瘟疫的风险定价比较难,总体上的结果就是借新还旧不那么容易了。企业可以裁员(不发工资),可以停产(不采购原材料),但是你不能赖掉银行的贷款,要还钱,就得拿出实实在在的现金,这就是流动性的短缺。
既然产品销路不佳,企业的资产不能创造现金流出来,那就只能变卖资产,但是企业的实物资产变现会遇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流动性欠佳,一时半会儿卖不出去,还有一个是市场环境不好,价格失真了,接受不了。这个时候要还钱,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变卖手头流动性比较高的资产救救急,所以我们看到流动性越高的资产,受到一个短期的冲击也就越大。这个时期讲究的就不是避险不避险,资产怎么配置的问题了,这里讲究先卖先得,卖多少是多少,当市场参与者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流动性高的资产流动性就直接被打穿了,所以我们看到美债黄金这种顶级的资产都能暴跌一波,另外做市商提供流动性,做市商也损失比较惨重。
三、货币政策的效果
货币政策主要就是降息、QE、直升机撒钱三部曲。
从流动性的角度来说,这一次经济危机主要是外部冲击导致了企业和私人部门的现金流出了问题,个人失业了,企业没现金流了,降息和QE的自上而下传导,要传导到终端去恐怕一时半会儿很难,放水再多,也出不去,所以市场一开始是不买账的,因为流动性的短缺实实在在,远水解不了近渴。直升机撒钱相对好一些,但是作用也比较有限。
从需求的提振上来说,货币政策是没啥帮助的,因为新冠肺炎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不是一个经济问题,回归常识来说就是啥时候能出门消费,啥时候经济才能回归正常的轨道,货币政策起到的作用就是吊住商品所有者的命,吊着不断贷,留着一口气,等瘟疫过去,慢慢来恢复,你说他有没有必要,其实还是有,相当于心脏起搏器,先抢救回来,再说其他的事情,可能以后治好了,也可能是个植物人,但总比当场猝死好吧。
四、危机都没有相似性
因为经常有人拿以前的金融危机来画个图说历史总是相似的,其实无异于刻舟求剑,这里就单开一段说一下。
最猛烈的大萧条是资本主义古典经济自然衰退叠加通缩引起双杀,核心原因是没有合适的宏观工具可以用,正是由于大萧条催生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都翻篇了,具体不展开讲了,大萧条不可能再复制。
离现在最近的08年的金融危机,和这一次正好相反。简单来说,08年等于是银行借了私人部门的钱,说这个债评级还可以,卖给你吧,结果没想到是个垃圾债,全部违约了,没法向私人部门兑付;这一次等于说是私人部门借了银行的钱,没现金流了,没法向银行兑付。所以08年很好解决,救银行就行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比较快,这一次钱要给到私人部门,一是比较慢,二是给了也没太大用,因为这一次主要矛盾不是内部的结构,而是外部的瘟疫冲击。
这一次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金融深化程度比较高,为了资本利用效率的最大化,各个链条设计的比较精巧,所以美国和中国受到同样的外部冲击,美国资本市场的反应要剧烈得多。有研究说美国中产阶级拿不出400美元,这比较符合实际,但是你要明白,没有现金和没有资产是两码事,现金和资产通过流动性来进行转化,打通了流动性,命就暂时吊住了。至于以后会不会出问题,大家各有各的判断,我们研究复杂的结构应该以简驭繁,结构过于精巧不一定意味着风险大或者杠杆率高,得抓住主要矛盾,你要穿透来看,来看结构下面的底层资产是什么,有没有出问题。一个铺面一个馆子,现在流动性遭遇了暂时的困难,但是他的资产就劣化了吗,其实并没有,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地铁公交航空遭遇了暂时的困难,他的资产就劣化了吗,其实也没有,因为人总是要出门的。
五、对全盘的判断
有了上面这些分析,我们在这里稍微总结一下,再从全盘来看待这场经济危机的冲击,可以得出几个基本的判断。
第一个基本的判断,是经济的基本面没有出大问题。很多人判断瘟疫只是一个**,世界经济已经病入膏肓,这是不成立的。宏观上债务是可控的,中美在2016-2018的调整中为这次迎战外部冲击客观上创造了一个相对还行的环境,造成进一步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用听什么杠杆高啊,ETF被动买卖啊,美股发企业债回购推高估值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一般人搞不懂这么复杂东西,你听了专家讲半天,听得懂他讲啥吗,能判断对错吗?
回归常识是最好的良药,举个例子,波音——世界上最大的民用飞行器制造商、第二大军火商、NASA最大的承包商,造B-2、造B-52、造空军一号、造载人飞船、造空间站,市值还不如三分之一个茅台,目前这个阶段美股到底是高估还是低估,相信小学生也能知道答案。
第二个基本的判断,是疫情的威胁不会太长。从日本、韩国、新加坡的先例来看,资本主义也是有救的,对经济影响也不太大。这里也不用听什么两党甩锅、崇尚自由、医保不行、各州乱来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还是回归常识。
三个方面的理由给我信心美国的疫情拐点会在3个月之内出现:1、日韩可以,他们的爸爸不太可能会控制不住;2、人都是怕死的,死多了就知道重视知道不出门了,这是人的本性;3、各国的疫苗都在赶进度,突破只是迟早的事情。
另外,实践上对付瘟疫最好的办法就是居家隔离,这里面其实就是当局对代价的权衡,到底损失这样的经济代价来对付瘟疫值不值得,从最坏的结果来看,不外乎也就是“群体免疫”罢了,考虑到这个病毒对青壮年的威胁比较小,群体免疫消灭老龄人口释放养老金,经济还不用停滞,似乎对当局也不是那么糟糕的选择。
第三个基本的判断,是各类风险资产会逐渐走高。这里面有三个方面的因素:
1、之前的低价是瘟疫恐慌+流动性危机的双杀,在抽走流动性危机这条腿以后,不太可能回到前低,简单的说就是原价1万,打个对折5000,我认为是price in瘟疫了吧,打到3000,那就完全是流动性危机干的了,我认为是price over。
2、全球超预期的大放水,是收不回来的,只不过货币政策的传导需要一些时间让大水漫灌,同时信心会逐渐恢复。钱多了资产价格就会涨,这是刚性的,时间上可能有不确定性,跟疫情关联比较大,我的判断是全球瘟疫的见顶和全球金融市场的二次探底都会在二季度完成,甚至可能比预期走的更快一些。
3、危机≠资产下跌,这里一定要注意。比如A股收到疫情的冲击就很短暂,扑面而来的是“闲的蛋疼牛”,大家都不能出门了,不去赌场玩两把也没啥事儿干,当然这里面有A股不能做空的原因。但是你细细品味这个逻辑,直升机撒钱,但是又不能出门增加消费,干点儿啥好呢?恐慌时期抢卫生纸抢鸡蛋,信心回来一点了,除了买资产,还能干嘛呢?
巴菲特已经开始出手抄底,桥水平掉了欧洲的空头仓位,恐惧与贪婪摇摆之间,其实也就是发财的机会。
最后讲一点儿私货。需要认清楚的现实是,美国的核心资产既不是美股也不是美元,美国的核心资产是374个海外军事基地和全球所有海军捏在一起也打不过的航母舰队。回望过去,大萧条的时候世界的爹还是日不落帝国,08年美国已经向全世界输出金融危机了,如果美国真的遭遇超预期的衰退,恐怕就要打几场战争拉动内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